0) { flag = false; break; } // } // return flag; // } // var pcUlr = "http://www.210470.live"; // var mobleUlr = "http://m.shaoxing.com.cn"; // if(isPC()&&window.location.href.indexOf(mobleUlr)!=-1){ // window.location.href = pcUlr+GetUrlRelativePath() // }else if(!isPC()&&window.location.href.indexOf(pcUlr)!=-1){ // window.location.href = mobleUlr+GetUrlRelativePath() // } // function GetUrlRelativePath(){ // var url = document.location.toString(); // var arrUrl = url.split("http://"); // var start = arrUrl[1].indexOf("/"); // var relUrl = arrUrl[1].substring(start);//stop省略,截取從start開始到結尾的所有字符 // if(relUrl.indexOf("?") != -1){ // relUrl = relUrl.split("?")[0]; // } // return relUrl; // }

新聞中心

感覺全身蟲子在爬,擔心自己得“絕癥”

醫生說,這樣的精神疾患與“軀體形式障礙”有關

2020-01-07 14:16

來源:紹興網—紹興晚報

生活中常常有這樣的人,往往不能被旁人所理解,明明感覺很不舒服,很痛苦,但去醫院檢查就是沒有問題,被家里人說是“裝病”。而這些人卻更愿意相信自己得的是一種“絕癥”—— 一種連機器都檢查不出來的疑難雜癥!對此,紹興市第七人民醫院中西醫結合病區副主任醫師馮虹醫生表示,在她的門診中,時常會遇到這樣的人,他們中有的在精神疾病領域患有軀體形式障礙。而面對這些病人,有時候醫生的一句話或許就能扭轉乾坤。

六旬大伯總是懷疑自己得了“絕癥”

“馮醫生,求你救救我,我沒有神經病,他們(指陪同自己的老婆和女兒)非說我腦子出毛病了,可是我身上真的很難受?!?019年11月,在馮虹醫生的專家門診,來自新昌的潘大伯(化名)抹著眼淚哭訴,情緒激動,馮醫生一邊安慰他緩和情緒一邊遞上了紙巾,細細聽他傾訴。

“馮醫生,我感覺身上爬滿了蟲子,我的腦子都有蟲子,鉆來鉆去,還撕咬我,去很多醫院看了都說沒問題,怎么會沒問題的呢?你看我身上就是有蟲子在爬??!”潘大伯說著說著又急起來,指著右手臂皮膚上的幾處“小疙瘩”,非常堅定地說:“你看,這些都是蟲爬過的地方,都留下了痕跡?!笨稍趫龅尼t生和家屬定睛一看,潘大伯的手臂上根本沒有什么蟲子,“大伯,你別急,能告訴我蟲子是什么時候開始出現的嗎?”

原來,2018年7月,潘大伯右手尺骨骨折做了固定,后右手食指紅腫,很不舒服,難受的感覺越來越嚴重,他漸漸懷疑自己是被感染了,感覺手上有蟲在爬。在當地醫院,他強烈要求醫生把紅腫的地方切開,看到切口滲出液,他更加堅信,這種皮膚狀態是會滋生蟲子的,并且認為蟲子已經爬到了全身。

兩個孝順的子女帶他輾轉上海、杭州多家醫院的骨科、皮膚科、神經內科等科室,經過各種檢查,得到的結果都是:沒??!“醫生你說,沒病我怎么會這么難受,我就覺得我要么是得了什么疑難雜癥或者絕癥,他們不肯告訴我?!?/p>

耐心聆聽完潘大伯的傾訴,馮虹醫生心里已經差不多明白了,安慰說:“大伯,你身上有蟲子爬的感覺是真實存在的,不是你裝出來也不是你想象出來的,你放心,我們通過完善的檢查和合理的治療,一起來解決這個問題?!?/p>

這句話讓潘大伯瞬間淚奔,久久不能平靜,“總算有醫生知道我這個病是真的存在的,我不是裝的?!彼槠f,“你是不曉得,我之前都想過要自殺,我心里難過啊?!?/p>

藥物+心理疏導,綜合治療大伯“蟲爬”癥狀

“根據他的病史、體格檢查和以往的實驗室檢查結果,沒有發現器質性疾病,但患者存在明顯的蟲爬感、蟲咬感,有疑病觀念,覺得自己生了嚴重的軀體疾病,反復就醫,各種醫學檢查陰性和醫生的解釋均不能打消其疑慮,因此需要考慮‘軀體形式障礙’中的疑病癥?!瘪T虹醫生說,門診時讓其充分傾訴和真誠溝通,給予支持和理解,與患者建立了良好的信任關系,潘大伯在住院期間很配合治療。一方面,通過藥物治療來改善他的情緒、睡眠,減輕蟲爬感,另一方面通過心理治療,在充分信任的基礎上對疾病的性質進行科學合理的解釋,通過改善他的不合理認知來降低疾病焦慮感,讓他參加各種社交和工娛活動,從對自身的關注逐步轉移到對外界的關注,建立良好的社會關系。

自己的病有名字了,有醫生能合理解釋病因了,還有其他人也患有這種病……所有的這些,讓潘大伯的情緒改善了不少,治療2周后,他就感覺身上蟲子少多了,睡眠也改善了,日?;顒右苍黾恿?。出院后經過兩次復查,潘大伯的癥狀已經得到了明顯控制,“現在已經感覺不到蟲子在爬啦!”他說。

近幾年,此類疾病發病率有上升趨勢

“近幾年來,這類病的發病率呈上升趨勢,并且很容易被忽視。如果在臨床上存在各種軀體癥狀,檢查中又沒有發現軀體疾病,就要注意患者是不是精神方面的疾病?!瘪T虹醫生介紹,軀體形式障礙是一種以持久地擔心或相信各種軀體癥狀的觀念為特征的神經癥。和潘大伯一樣,患者會因為這些癥狀反復就醫,各種醫學檢查未發現異常,醫生的反復解釋仍不能打消其疑慮。

那么好端端地,為什么會患上軀體形式障礙呢?馮虹醫生解釋,目前,它的發病機制尚不明確,但通常與心理社會因素和生物學因素有關。比如潘大伯,既往是沒有精神疾病的,這次患病有一定的心理社會因素,去年那次尺骨骨折,夾板固定時影響了局部血供,導致手指紅腫、不舒服,這其實只是一種正常的生理現象,但他是個對自己身體很關注的人,短期內癥狀沒有得到緩解就期望能得到醫生合理的解釋,但又不能很好地理解醫生給出的解釋,令他更加焦慮。另一方面,多次反復就醫檢查的經歷加重了他的“疑病素質”,對身體不適更加敏感,總懷疑自己一定是病了,使情況更嚴重。

有些表現可以自行對比

馮虹醫生介紹,軀體形式障礙有很多不同的表現形式,通常分為以下幾類:

一類是軀體化障礙,通常表現為身體各個系統或器官的反復出現、時常變化、查無實據的不適癥狀,持續時間至少2年以上。比如消化、呼吸、循環等系統,會有胃腸道不適(打嗝反酸、惡心嘔吐等)、異常皮膚感覺(癢、灼燒感、刺痛、麻木感等)、心悸心慌、胸悶氣短等具體癥狀。

有的是軀體形式疼痛障礙,這是一種不能用生理過程或軀體障礙予以合理解釋的、持續而嚴重的疼痛,發病高峰年齡為30~50歲,女性多見,病程遷延持續6個月以上。常見的疼痛是頭痛、非典型面部痛、腰背痛和慢性盆腔痛等。

此外,還有一些表現為疑病癥。馮虹醫生介紹,這類特征是患者擔心或堅持認為自己患有嚴重的軀體疾病,患者有持續的軀體主訴或有關軀體外觀的先占觀念。有些患者會懷疑自己得了惡性腫瘤、艾滋病等。曾經有一個患者堅持認為自己患有尿毒癥,天天要求抽血做腎功能檢查。

馮虹表示,對軀體形式障礙的患者,目前采用包括藥物和心理治療在內的綜合治療方法。應用藥物治療改善患者的抑郁、焦慮、軀體不適和疑病觀念。通過心理治療讓患者了解所患疾病的性質,改變錯誤觀念,解除或減輕精神因素影響,對自己的身體健康狀況有相對正確的評估和認識。

作者:記者 潘秀瑋編輯:陳文華

  • 越牛新聞客戶端

  • 紹興網微信

  • 紹興發布微信

  • 視聽紹興微信

  • 紹興發布微博

爆料

新聞熱線

0575-88880000

投稿信箱

[email protected]

青海快3开奖 澳洲幸运八开奖结果 资料两尾中特 免费英超联赛在线直播 北京pk10官网 微信能四人联机的麻将 何仙姑期期准免费资料精选 幸运飞艇八码连中计划 评论赚钱2元一条 北京赛车投注app 今天25选五开奖公告